书香阁 > 武侠修真 > 天步九重 > 八百八十一、听者有意

八百八十一、听者有意(1 / 1)

这时镇海珠闪出光来,是地仙:“见过制爷。”

陈鲁的突然心里一动,他记得曾经和地仙说过照世玉杯的事,只是心里不敢确定,淡淡地说:“又叫制爷,我们怎么说的?别玩这个,别忘了,我们是兄弟。”

“是,制爷,不,子诚兄,有人发现了金元的踪迹。”

陈鲁嗖一下子站了起来,目前抓住金元是第一要务,如果抓住他,一切都清楚了,现在雾里看花,扑朔迷离,“在哪里?赶紧调兵抓捕啊。”

“在逍遥紫薇池。”又是这里,陈鲁也一时没了主意。逍遥紫薇池太大了,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敢冒险。

地仙说:“小仙有一个想法,和制爷商量。”看陈鲁在点头,他接着说:“为今之计,就是引蛇出洞,才好抓捕。”

陈鲁又是点点头,说:“说详细点。”

“有两种方案,一个是引蛇出洞,用你的二夫人一下;另一个是惊虎离山,大规模调兵,围上逍遥紫薇池,他一定会想办法出来,然后在四周布下伏兵。”

陈鲁说:“果然好计,但是现在出面抓我夫人的,已经不用金元了,这个办法恐怕行不通。”

“子诚兄,你不会舍不得你的夫人吧?”笑声传了过来。

“滚,亏你还有心情说笑。好吧,你来安排,什么时候来接她,你告诉我一声。”

地仙说:“我一会儿就去。”

陈鲁说:“黑兄,我老人家奇怪了,我们的人马遍及寰宇十方的各个角落,还没有你的消息灵通。他金元已经被废掉了功法,还有什么能为?”

地仙笑了,说:“制爷,这是两码事,子诚兄我们无话不谈,属下也就不瞒你了,眼线,各处都有我们的眼线。”

陈鲁灵光一现,说:“你的眼线还发展成了特殊关系,你老黑高。你们现在也无话不谈呗?”

“那是,但是涉及的公事,机密事,一个字也休想在小仙这里打听出去。”

“照世玉杯的事算不算公事?”陈鲁突然问道。

地仙怔了一下,沉思了一会儿,明白了,说:“子诚兄,我愧对你,这件事我真没把它当回事,有一次吹牛时告诉了丰紫,是小仙害了尊夫人。”

一切都明白了,杨丰紫不一定是有意的,她的嘴没有把门的,肯定是也在和别人吹牛时说了出去。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仙尊明白其中的利害。

想到这里,陈鲁又问:“你还对别人说过吗?”

“没有,绝对没有,制爷放心,这件事我绝对给制爷一个交代。”

“交代个屁,这点事我老人家根本没放在心上,你就好好办差吧。你先等一下,我问一下纳兰。”说着走了出去,正好纳兰向这边走来。陈鲁简单地说了一下,纳兰不假思索地答应了。

陈鲁对地仙说:“你都听见了吧?一会儿就过来,我夫人答应和你们去。”

纳兰都走了过去,听他这样说,停下来回头看了一下,什么也没说,走了。

陈鲁喊道:“纳兰,收拾一下,到大营门口等着,一会儿有人接你。”

纳兰答应着走了。

陈鲁回到大帐,没有心情再编虾篓子了,坐下来捋一下这件事。这件事最先知道的应该是金元,现在这些什么尊应该是都知道了。那金元是怎么知道的呢?

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朵兰对金元抓她这件事为什么讳莫如深?他想不通,干脆不想了,拿起小本子,把这段行军情况记录下来。

次日卯正时分准时出发,陈鲁不敢走,因为纳兰一个人他不放心,让大队先走,他联系了地仙。地仙说:“你的夫人很厉害,她已经完成了差事,剩下的就看我们的了。过一会儿就有人把她给你送回去,放心吧。”

陈鲁说:“别胡说,我老人家有什么不放心的!使团开拔了,我等她呢。”

陈鲁心有数了,告诉他们把纳兰的大白马留下,什么都不用,一会儿就追上了。

他想了一下,还是不放心,把了凡喊来,嘱咐道:“你要跟住大队,时刻不离中使大人左右,不准吃酒。”

了凡应声而去。

过了两刻钟,纳兰回来了,陈鲁让她吃些干粮,喝一点水。

纳兰很兴奋,简单地吃喝一点,说:“他们没让我做什么?只让和姐姐似的,蒙着脸,带着几个小厮,在云海里转几圈,就完事了。他们把我送了回来。我走的时候,听到了后面的喊杀声。”

陈鲁表扬她几句,两人骑马追上大队。陈鲁坐进了车里,又编起了虾篓子。

镇海珠闪了,是地仙:“见过制爷,惭愧,小仙无能。没看见金元出面。”

陈鲁说:“这没什么,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,有没有了功法,轻易不会露面的,启动第二套方案吧。黑兄,我正想问你一件事,最近怎么没有金孜的消息。”

地仙说:“是啊,臣也在想这个问题。竞选那天,我们都担心他也会来插一杠子,做了精心的布置,但是到最后也没见到他的影子。”

陈鲁停下手里的活计,沉思了一下,说:“这些反动的家伙,反人类的东西,不会甘心他们的失败,他们时刻在寻找机会反攻倒算,你们就一直没看见他吗?他就那么老实?这不符合他的性体啊!”

“是啊。开始我们没当一回事,后来考虑到这里了,在寰宇十方已经不见了,我有时怀疑他是不是去了罗云冈。”

“罗云冈是哪里?他去那里就太平了。”

地仙赶紧说:“二侠来请示下一步了,小仙告退。”

我靠,这都是什么东西一个个的,刚说到关键地方又放下了,这样显得他们高人一等吗?这个老黑,改天找个机会痛打他一顿,打他一千个压豆腐。

这时大队人马来到一处峡谷,大路崎岖难行,陈鲁不敢呆在车里,赶紧骑上大青马小心护侍,他看了一下,纳兰和了凡也全神戒备,有几分紧张。

走了有一个时辰,出了大峡谷,前面房屋变得密集起来,韩六儿告诉陈鲁,才走出二十多里。陈鲁记挂着沙鹿的事,走到李达的车子旁边,说了一下。

李达说:“你这就去吧,多加小心,告诉思颜大人,不用着急,我们在撒尔等着他们。”

最新小说: 洪荒之吾为玄清 玄清天道 洪荒之我真不是天道 设计部的小首席 她是一只鱼 驭宝有术